执行死刑前孙小果哭了,专题片大起底孙小果案幕后枉法腐败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2021-03-30 22: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29日晚,由全国扫黑办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第五集《督导利剑》。专题片首度曝光了孙小果出狱后逞凶伤人与执行死刑前的现场视频,并对孙小果案幕后枉法腐败进行了大起底。
从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到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费尽心思编织了一张张“关系网”,在“关系网”的作用下,孙小果案从一审、二审,再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层层击穿,法律成了枉法者手中的“橡皮泥”。
出狱后行凶,当场将人膀胱踢裂
专题片介绍,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了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了争执。愤怒的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就是此后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
孙小果出狱后行凶时的画面。本文图片均为专题片视频截图

孙小果出狱后行凶时的画面。本文图片均为专题片视频截图

孙小果抬腿猛踢王某的腹部,当场将其膀胱踢裂。这是一起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但孙小果却若无其事,扬长而去。从18岁起,轮奸妇女第一次犯下重罪,20多年来,孙小果已经一次又一次脱身法外。
专题片披露,孙小果确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果然,取保候审达成和解,随后的一切都如同孙小果所预料的一样。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躲进“避风港”。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件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
云南省昆明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朱彬彬出镜说:“怎么他就出来了?他原来不是判死刑吗?怎么又出来了,而且再一次作案了。”
“死刑不死”的孙小果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合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省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张力介绍,督导组把孙小果案锁定为第一大案来进行督导,一开始的时候,督导组也怀疑,一步一步这么多个环节都能把它打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调查证实,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后,1999年二审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死缓。2007年,案件启动了再审,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其间,孙小果又被多次减刑,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
专题片指出,孙小果脱罪,暴露出一个惊人的黑洞,从一审、二审,再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从死刑到20年有期徒刑
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都因为一张无形的“关系网”。专案组调查发现,多年来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人,是他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张力说,督导组始终把督导的重点就盯在查背后的“保护伞’“跟“关系网”。
孙鹤予,原本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在1998年被依法判刑并开除公职。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云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一审查调查室主任欧阳雨林出镜介绍说:“我们发现孙鹤予、李桥忠虽然官职不高,但是他们20多年来,在为孙小果逃避处罚或者减轻处罚,长期运作,想尽一切办法来结识人,来构建这个关系网。”
关系网是如何编织起来的?孙小果母亲孙鹤予也在专题片中出镜说:“你如比说他(李桥忠)认识你这个领导,那么今天吃饭的,你又带这个领导来,他又跟这个领导也认识了,下一次又认识这个领导。”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死缓。在此后几年时间里,孙鹤予和李桥忠一直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能立案,李桥忠几经运作,和当时的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原庭长田波出镜介绍,李桥忠是通过他一个战友邀约说出去吃顿饭,在交往的过程中,他和李桥忠确实有一些金钱上的交往。
与此同时,李桥忠还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将申诉材料转发云南省高院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将申诉材料转发云南省高院

田波说,就这个案子来讲,现在来看肯定是不能启动,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既然督办,就要向省人大常委会汇报。专题片指出,既有内应又有来头,案件得以顺利立案,进入再审环节,然而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对是否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有了不同意见。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第三次讨论的时候,这个明知不能改的案子却还是被改判了。
梁子安说:“那么院长就来找,说这个案子立也立了,还是动一下。那么看往有期(徒刑)上靠一靠,所以当时,你想作为院长发了话以后,那就按照院长的意思来办吧。”
专题片还披露,李桥忠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梁子安在收受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的财物后,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
蛰伏在监狱系统的“关系网”
然而, 即便如此,改判20年有期徒刑的孙小果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提前出狱了。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要求对蛰伏在监狱系统的“关系网”“保护伞”一查到底。
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和李桥忠是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的老上级。在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李桥忠和孙鹤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
云南省第一监狱原政委刘思源,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狱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监狱干警两次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
为了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还策划出了荒诞的一幕。由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一个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窖井盖”专利发明出来了。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为了排除阻力,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两年零八个月。
孙小果含泪被带走执行死刑
为尽快依法调查孙小果案真相,全国扫黑办在中央督导的基础上,又派出大要案督办组,多次赴云南指导推进案件侦办。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再审案公开宣判: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并与其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专题片介绍孙鹤予、李桥忠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年。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包括两任云南高院院长在内的六名领导干部也受到了党纪处分。
执行死刑前孙小果哭了

执行死刑前孙小果哭了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了死刑。专题片首度曝光了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的现场视频。画面显示,宣读执行死刑命令时,孙小果哭了,随后含泪被法警带走。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在专题片中表达的自己的悔意:“我心里边儿,确实非常惭愧和内疚,也很痛。在教育子女上的问题,还有对待法律上的这一些问题,我确实走错了,也做错了,也很后悔,造成了今天的这个结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晨锐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孙小果

相关推荐

评论(6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